電影與媒體

27 posts

The Backyardigans

Backyardigans很好笑的事情是自從陪我們家的兒子一起看你好,凱蘭之後,我就愛上了卡通台的另外一個卡通:The Backyardigans。雖然這是一個設計給小小孩看的卡通,可是我覺得它的歌曲音樂配的真好,讓我非常的喜愛。現在我們家的DVR裡面不只有凱蘭,還有這五個長得很奇怪但是又可愛的小動物。

別小看英國人

不久之前我寫過一篇關於台灣和美國的歌唱比賽的文章。當然,歌唱比賽是沒有地域性的,英國也有一個類似的節目叫做 Britain’s Got Talent 。如果就人口上來說,英國並不是一個人口非常稠密的國家。但是,英國出過許多世界有名的歌手或是歌唱團體像是當年紅遍天下的 The Beatles (台灣翻譯作披頭四)、比較現代的 Elton John (台灣翻譯作艾爾頓·強)、以及幾年前甚紅的 Spice Girls (台灣翻譯作辣妹合唱團)。

之所以會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我在 Youtube 上看到兩段 Britain’s Got Talent 的影片。這兩個唱歌的人一位叫做 Susan Boyle ,另外一位叫做 Paul Potts 。這兩個人的長相實在是不怎麼樣-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成為明星的本錢。可是呀可是,當歌聲從他們兩個人的口中湧流出來的時候,啊!那種感覺你們自己去體會吧!

很不幸的影片連結都被砍了,所以請你們自己到 Youtube 上去搜尋 Susan Boyle 和 Paul Potts 。

Kings 列王紀

如果把聖經中的歷史事件搬到現代來,那將會是什麼樣的一種情況?

聖經是一本很奇妙的書,你可以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來讀聖經。不同的人可以從聖經中讀出不同的東西,就算是同一個人每次讀聖經也可以讀出不同的東西。你可以把聖經當教科書讀,你也可以把聖經當小說讀。我個人覺得太多人讀聖經的時候像是在讀教科書一樣應付了事。如果可以讀聖經像是讀小說,那一定可以讀出不同的樂趣。

Kings

最近美國上演了一部影集,英文片名叫做 Kings ,中文暫且翻譯叫「列王紀」。這個影集有什麼特別之處呢?喝!它是 Hollywood 的一群編劇導演把聖經中掃羅王與大衛王的故事搬到現代來演。雖然時空背景不同,很多劇情不能完全的照聖經中的描述來演。但是這部戲的編劇們很厲害的用了許多象徵性的符號跟影像來取代照本宣科式的演出。舉例來說:聖經中的掃羅王跟大衛王都是先知撒母耳依照上帝的指示去膏(設立)的。要一個現代人帶著一罐油膏去到某一個人家裡,然後在某個人的頭上倒上一罐油膏,這樣的劇情太不夠現代化了。但是,要怎麼樣讓人知道這兩個國王都是按照上帝的旨意設立的呢?嘿!這就是編劇的功力了。

其他類似的案例還有「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總不能在影集中叫他們兩個人來個殺人大賽看誰殺的人比較多吧!該怎麼安排才能表現現代社會中「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的意涵呢?看了影集之後你們就會知道。

Kings預告片

對於一個很熟悉聖經的基督徒來說,看了這個影集讓我更多的思考大衛是怎麼樣成為一個神所喜悅的人,而掃羅又是怎麼從神的恩典中一點一點的墮落。雖然大衛已經是聖經中生平記載的最詳細的一個人,但是很多人生中的細節是沒有辦法一一記錄在聖經中的。 Hollywood 編劇筆下的掃羅跟大衛不可能完全符合歷史上的記載,但是戲劇可以讓人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與勾心鬥角有不同角度的觀察。舉例來說,聖經中並沒有很詳細的記載大衛跟他哥哥的關係,但是從戲劇中你可以想像大衛怎麼樣跟他的哥哥們相處。聖經中也沒有很詳細的記載掃羅王的宮廷政治以及他如何跟他的兒子和女兒互動。透過戲劇,這些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活了起來。戲劇讓聖經中的人物不再是平面的,而是立體的。這是我喜歡這部影集的主要原因之一。

Kings Cast

如果你住在美國,你可以在每週六晚間東岸時間八點(中部時間七點)在 NBC 頻道觀賞這部影集。

時代雜誌有一篇介紹這個影集的文章: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1884818,00.html?iid=perma_share

以下是一些照片(來源:NBC官網):

飾演掃羅王的 Ian McShane:
King Silas

飾演大衛的 Christopher Egan:
David Shepard

飾演掃羅女兒的 Allison Miller:
Michelle Benjamin

飾演先知撒母耳的 Eamonn Walker:
Reverend Ephram Samuels

歌唱比賽

歌唱比賽大概是從有電視以來最歷久不衰的節目。美國早期有 The Original Amateur Hour ,現在則有全美收視率第一的 American Idol。台灣也不落人後,從30年前的五燈獎到今天的星光大道。同樣都是唱歌,但是藉由不同的安排,讓這樣一個古老的節目形式在今天依然深受大眾的歡迎。

台灣的星光大道我看的不多,美國的 American Idol 這幾年我們家倒是忠實觀眾。星光大道和 American Idol 都曾經有一個令我聽他們唱歌聽到起雞皮疙瘩的歌手。星光大道是徐佳瑩唱自己創作的身騎白馬抒情版、 American Idol 是兩個禮拜前的 Adam Lambert 唱 Michael Jackson 的 Black and White。

附註:影片已經被刪除了,請自行到Youtube去搜尋。

西雅圖遊記

naspa2009這個禮拜我到西雅圖參加今年的 NASPA 年會。今年我把我的研究計畫投了三個全國性的研討會,結果每一個研究計畫都被接受了。(根據我非正式的統計,我投研討會從來沒有被拒絕過,所以沒什麼驚訝。)本來打算三個研討會都去給他參加,沒想到做教授不像以前做研究員這麼爽。以前在 NSSE 當研究員的時候每年我想去幾個研討會就去幾個,反正 NSSE 有的是錢。當了教授之後才知道當教授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自己想辦法把錢生出來。做研究需要器材,自己想辦法;想要請研究助理,也是自己想辦法。於是我從去年上任以來就不斷的在申請研究經費。最後我終於籌到足夠參加一個研討會的經費。至於其他兩個,一個太接近我們家老二的預產期,另外一個實在生不出錢來,所以只好作罷。於是 NASPA 成了我今年唯一參加的研討會。

這是我第二次來西雅圖。第一次是去年五月帶著全家來參加 AIR 的年會。上次來西雅圖的時候我們還住在 Bloomington ,當時覺得西雅圖的天氣涼涼的,倒是沒有冷的感覺。這次我從德州來西雅圖,離開德州的時候氣溫將近華氏 80 度(換算成攝氏大概接近 30 度吧!),結果在飛機在西雅圖降落的時候竟然遇上下大雪。當我開著租來的車子離開機場的時候,路上一片白茫茫,大雪紛飛。這時我真慶幸自己曾經住過 Indiana 。雖然 Bloomington 下雪的日子跟其他中西部的城市比起來不算多,好歹我也有過幾年在雪中開車的經驗。如果我一直都住在德州,這次在西雅圖大雪中開車應該會讓我心驚膽戰吧!

下大雪的西雅圖:

西雅圖機場有一個很特別的藝術品,它是一個鎖在玻璃窗中的機械工藝品。這個工藝品很特別,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它,你們可以看看照片自己想像一下。

今天因為我很早就到了機場,所以我就拿著相機在機場亂照。照著照著就照到了這個工藝品。我來西雅圖兩次,這個工藝品看了大概兩三遍,但是每次都是匆匆走過,從來沒有停下來仔細欣賞過。這次我照了兩張遠照,看著這個工藝品突然激發了我的一些想法。

當我仔細觀察這個工藝品的時候發現它是由很多小細節所組成的。我其實是一個不是非常注重細節的人。我的 Myers-Briggs 人格類型是 INFJ 。如果你對於 Myers-Briggs 的人格類型有稍微的了解就知道 N 指的是 Intuition 。N類型的人通常擁有準確的直覺以及對於大局勢有正確的觀察。然而,N類型的缺點是容易忽略細節。說好聽一點,N類型的人不會見樹不見林;說難聽一點,N類型的人很容易粗心大意。我是一個很明顯的N類型:對於很多事情我的直覺很準確,同時在進行研究計畫或是帶領團隊的時候我很能夠掌握正確的大方向。但是我一直一來都知道自己很容易忽略細節。這大概是為什麼我在工作的時候最喜歡跟那些吹毛求疵的人一起工作。雖然有的時候我會覺得吹毛求疵的同事很煩,但是我很久以前就了解這樣的人會看到我所看不到的東西。跟這樣的人一起工作可以讓我們的團隊不會因為對付細節而迷失了大方向,另外一方面也不會因為忽略了細節而降低成品的品質。

聽起來很不錯吧!我也這麼覺得!問題是要找到追求精確又能一起合作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別是當上教授之後,在做研究的時候往往是我帶著研究生做。大部分的研究生不要說精確了,很多人連基本功夫都還沒練好。(基本功夫像是該怎麼提出可以用社會科學方法研究的問題、實驗設計、統計分析、撰寫研究報告…等等。)於是我發現很多的事情我必須自己來。以前我不喜歡在小細節上琢磨,現在為了要能讓自己的研究更上一層樓,我必須要學習有耐心的針對每個細節一一的檢定和反覆思考。說實話,這些不是我天生愛做的事情。但是我知道如果想在我的領域中達到頂尖的地位,這是我必須要學習的功課。

BTW,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這個影片:不小心的結果可以是很嚴重的。

再來談談這次的研討會。昨天一整天先是跟以前在NSSE的同事發表了我們的研究成果,之後我聽了幾場別人的研究發表。本來以為會遇到以前我讀博士班時候的好朋友,但是她並沒有出現在她被安排發表的場次中。我想大概是今年美國經濟不景氣,所以她工作的大學沒有經費給她出來參加研討會吧!之後我遇到了另外一個博士班的同學。去年我在找教職的時候有去他的學校面試,但是後來沒有上。他告訴我說他去年跟他的太太離婚了,我聽了之後頗為震驚。雖然美國的離婚率很高,但是在我同年紀的朋友中好像還沒有聽到有人離婚的。他應該是第一個吧!只是這個第一名拿的實在沒有殊榮。

本來想跟這位離婚的博士班同學吃個晚餐聊聊,但是他已經有其他的安排,所以我只好自己一個人吃晚餐。去年我們全家來西雅圖的時候吃了西雅圖的 ToDAi 。 ToDAi 是一間走高價位的連鎖日本料理店。我跟仰晴曾經吃過芝加哥的 ToDAi ,給我們留下的印象非常好。所以去年來西雅圖我們就去吃了西雅圖的 ToDAi 。沒有想到西雅圖的 ToDAi 跟芝加哥的 ToDAi 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我本來打算再去吃吃看有沒有改進,後來看到網路上大家對這家餐廳的評價是一致的差,所以我就想算了。在Google上另外找了一家評價不錯又不太遠的日本料理店 Wann Japanese Izakaya 吃了。這家餐廳的料理還算不錯,價位也不算太貴(以西雅圖的消費水準來說):一客 Spider Roll 美金10元,炒的海鮮烏龍麵美金13元。因為我去的時候剛好是餐廳的 happy hour (我其實不知道什麼是 happy hour ,只知道 happy hour 的酒都比較便宜。)所以我就點了一杯日本啤酒 Sapporo 。我沒有印象以前有沒有喝過 Sapporo ,這次喝印象倒是不錯。

watchmen吃完晚餐正好七點。想想回去旅館也不知道要做什麼,正好旅館旁邊就是電影院,我就進去看了最近剛上演的 Watchmen 。在看這部電影之前我從來沒有聽過什麼是 Watchmen ,後來上網研究了一下才知道原來是一本在文學界評價非常高的英雄漫畫。電影非常的長,而且電影的主題非常的黑暗。如果有人覺得 Dark Knight 黑暗騎士很黑暗,那我必須說 Watchmen 恐怕比 Dark Knight 還要黑暗好幾倍。黑暗指的不是畫面很黑暗,而是電影中對於人性與社會的黑暗面描寫的非常的真實,真實到看了會有不勝唏噓的感覺。 Anyhow , Watchmen 的劇情實在太過錯綜複雜,而且隱喻甚多。看完之後我對於劇中很多片段所意指的內涵還是不太能掌握,可能改天再看一次會更加的明瞭。 BTW ,這部電影的導演是拍斯巴達 300 的導演。 Watchmen 片中對於血腥暴力跟性愛的片段描寫的有點太過真實,讓我有點受不了。心臟不夠強或是對於想要看電影放鬆心情的人不適合看這部電影。第一次跟女朋友約會的人最好也選一部別的片子。

就這樣啦!現在坐在回達拉斯的美國航空公司1172號班機上,應該再過幾個小時就可以回到家了。剛剛離開西雅圖時看到覆蓋著白雪的活火山 Mount Rainier,很美!所以照了幾張照片跟你們分享。

飛行速度:每小時495英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