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手錶收集近況更新(2019年12月)(下)

續上篇:2019手錶收集近況更新(2019年12月)(上)2019手錶收集近況更新(2019年12月)(中)

自從我開始收集手錶以後就沒有再買過石英錶(Casio的電子錶除外),今年則是一次買了三支石英錶,而且三支都是Citizen Eco-Drive。首先買的兩支是Citizen Nighthawk。 文章最前面照片是Citizen Nighthawk Blue Angels Eco-Drive BJ7006-56L,下面這一支則是Citizen Nighthawk Eco-Drive BJ7000-52E

其實我注意Citizen Nighthawk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Nighthawk系列出過很多不同的顏色,深藍色的Blue Angels是去年剛出的新款。作為一款經典的航空錶,Nighthawk最有名的就是可以計算速度和距離的錶框內圈。雖然這支錶的面盤非常的複雜,但是要看時間的時候還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這就是厲害的手錶設計。

說實話,自從戴過$500和$1K以上的手錶之後,對於手錶做工的精細與否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來。在買這兩支Citizen Nighthawk之前聽很多人說Nighthawk的不銹鋼錶鍊品質非常的好,但是我拿到這兩支錶之後卻覺得他們沒有好到哪裡去。也許跟$200的Seiko潛水錶錶鍊比起來是好一些,但是跟$500的Hamilton錶鍊比起來卻是遜色很多,甚至跟$250的Orient Mako USA II的錶鍊也差很多。不知道是我要求太多還是網友的標準太低。其實不只錶鍊,我覺得Citizen Nighthawk的錶殼也沒有$200左右的Seiko或是Orient做得好。

黑色面盤的這支Citizen Nighthawk Eco-Drive BJ7000-52E我買來之後連戴都沒戴就直接把它脫手了。 Citizen Nighthawk Blue Angels Eco-Drive BJ7006-56這支我戴了一陣子,後來因為買了下面這支Citizen Brycen Eco-Drive Chronograph CA0649-06X,所以就把Blue Angels給賣了。

前面那一篇文章提到我賣了手上的兩支Hamilton碼錶,之後我手上就沒有碼錶了。這支Citizen Brycen Eco-Drive Chronograph CA0649-06X我很久以前就注意到它。它之所以吸引我因為它的復古造型和賽車風格。讓我遲疑的地方是它沒有金屬錶鍊(對,我只喜歡金屬錶鍊)還有它的錶徑44厘米(我覺得我的手腕最多只能戴到43厘米的手錶)。聖誕節那段時間這支錶在Amazon上特價,所以我就買了一支來玩玩。拿到手錶之後覺得錶盤的確是很漂亮,但是真的是大了一點。後來放上Facebook Marketplace不到兩天就賣掉了。

接下來的兩支是來自英國的Christopher Ward。Christopher Ward是一家英國的小公司,它雖然比微品牌大上很多,但是距離大錶廠還差的遠。Christoher Ward算是網路賣錶的先驅;他們在英國以外的地區並沒有實體店面,但是他們提供60天以內免費退換的服務。除此以外,Christopher Ward每年還會定期的舉辦特價活動,特價的錶有的可以拿到60%的折扣。

我的第一支Christopher Ward是Christopher Ward C1000 Typhoon Cockpit,那是2017年的暑假買的。那是一支非常漂亮的碼錶,但是唯一的遺憾是它沒有秒針。沒有秒針的錶讓我很受不了,所以最後就把它賣了。

上面看到的這支是Christopher Ward C60 Trident Pro 600 GMT MKII。這是我的第一支GMT手錶,也就是有雙時區的手錶。這支錶很好看,錶盤有類似Omega Seamaster波浪紋的設計,但是有錶點大(43mm),而且頗重。雖然如此,我還是很喜歡這支錶,而且我覺得Christopher Ward的錶鍊品質非常的好。前面我提到Citizen Nighthawk的錶鍊品質不好,Christopher Ward的錶鍊品質則是超出同等價位的其他品牌。雖然這支錶又大又重,但是戴起來並不會不舒服,所以是我常戴的一支手錶。

買了上面的那支Christopher Ward GMT之後,有一天我在逛Christopher Ward網站的時候發現下面這支藍色的Christopher Ward C60 Trident Pro 600在特價。這支錶跟上面的GMT基本上規格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機蕊不同。我第一眼見到這支藍色的手錶就立刻就愛上它,真的是一見鍾情。因為是特價錶,賣完就沒了,所以我沒有多想就把它買回來了。但是就像很多一見鍾情的例子,這支錶我戴了幾次之後就不再對它那麼有興趣了。

最後會讓我決定把兩支Christopher Ward都賣掉了原因其實是錶盤的設計。大部分的錶廠在設計手錶的時候會把它們的商標放在12點鐘的位置,而Christopher Ward則是與眾不同的把它們的商標放在9點鐘的位置。商標放在什麼地方其實沒有對錯,純粹是美學上的選擇。但是我看著Christopher Ward的錶盤總是覺得12點鐘位置空空的很奇怪。總之,最後為了這個奇怪的原因我決定把這兩支Christopher Ward都賣了。

我的第一支每天戴的機械錶是Orient Mako Generation I,因此我對於Orient有一種特別的感情。雖然我現在有好幾支比Orient貴上好幾倍的手錶,品質也比Orient好上不少,但是在我心中總是覺得我應該要有一支Orient。奇怪的是,雖然Orient跟Seiko同屬一個母公司,但是我對於很多人喜愛的Seiko沒有太大的好感。自從去年賣了我手上的最後一支Seiko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買過Seiko了。

照片裡的這支是Orient Kamasu (RA-AA0002L19A)。這支錶剛發表的時候Orient並沒有給它取名字,因此大家都叫它Mako III。不過後來Orient宣布這支錶的正式名稱是Kamasu。它的規格跟Orient Mako II很像。Orient有一支跟Kamasu很像但是規格高上一級的Mark USA II。Kamasu比Mako USA II便宜一些,所以我買了一支來玩玩。但是後來Mako USA II降價,所以我買了一支Marko USA II,然後就把Kamasu賣了。

最後這支Mido Baroncelli Heritage (M027.407.16.010.00)背後有一段不開心的故事。幾年前我想要找一支可以配西裝的文錶。雖然我每天上班不需要穿西裝,但是我穿西裝的機會還算不少,因此我覺得似乎需要一支文錶。那時我研究了很久,最後下手在Jomashop買了一支黑色的Mido Baroncelli Heritage (M027.407.16.050.00)。這支錶雖然設計簡單但是非常的好看,而且重點是它非常的薄,厚度只有6.95公釐,這對於機械錶來說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那支黑色的Mido Baroncelli我戴了一陣子就發現它會停停走走,甚至我戴著的時候也會這樣,很顯然的這支錶的機蕊有問題。因為當時手錶還在Jomashop的保固期內,所以我就把它寄回去Jomashop修理,誰知道這是我惡夢的開始。

Jomashop修了三個月之後把手錶寄回來跟我說修好了。我收到的當下並沒有特別注意,但是幾天之後當我把它拿起來戴的時候就覺得自動盤旋轉的聲音怪怪的,經過仔細的檢視之後又發現手錶的分針和表殼都有被工具傷到的痕跡(如果你仔細看上面這張照片應該可以看得出來分針的中間有點凹下去)。很顯然的是Jomashop的維修技師在修理的時候弄傷的。我於是跟Jomashop聯絡,但是他們死也不承認分針和錶殼是他們弄壞的。我最後四處申訴,從BBB開始最後申訴到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Jomashop是一家紐約的公司),但是他們都跟我說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證明是Jomashop的維修技師把手錶弄壞的。我非常的生氣,但是也不能怎麼樣。我只能提醒自己以後千萬不要把手錶送到Jomashop去修理。最後我把那支黑色的Mido Baroncelli Heritage賤價賣了,然後又買了白色的Baroncelli Heritage。

買了這支錶半年我戴沒有超過三次。雖然Mido Baroncelli Heritage很好看,但是因為它的防水性不是很好而我又是一個常常洗手的人,因此我除了很正式的場合否則很少戴它。最後我決定把它賣了,然後買一支便宜的Orient Bambino來配我的西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