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金門回憶(四)

金門回憶系列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到達基幹營之後的第二天還是第三天我們又要再次抽籤。這次抽籤的目的要是決定我們要下那一個基層部隊。抽完籤之後我們會被帶到我們所抽到的部隊待個兩三天。然後再回到基幹營待一兩個禮拜完成所謂的銜接訓練。

我還在台灣的時候就聽新訓中心的班長說外島的基層部隊非常的「操」,而且還有老兵欺負新兵的情形(其實這些新訓中心的班長自己也沒有去過外島)。不但如此,聽說外島的基層部隊還要「下基地」。簡單來說,下基地就是整個部隊的特訓,白話一點說就是比平常操得更凶就是了。因為這些原因,在基幹營的新兵都想盡辦法不要下到基層部隊或是看看有沒有辦法抽到剛剛「出基地」的單位。當時的我也是同樣的想法。

抽籤的那天早上,照例,有長官先來「照顧」某些新兵。這些在台灣沒有被照顧到的新兵,在金門還是有機會被安排去金門比較「涼」的單位。另外,一些師級的單位也會來選兵,有一些擁有特殊專長的新兵會被這些師級單位選去。像是數學系畢業的通常都會被選去砲兵營,如果是學醫學相關專業的就有可能被選去衛生連。我當時很希望自己可以被選到衛生連(衝著我大學讀的科系名字裡面有醫學兩個字)或是師部的心理輔導中心(因為我大學曾經在我們學校的學生心理輔導中心當義工而且我想要在退伍之後轉行念心理諮商)。總之,只要能不要下到步兵營就好。

就在我們還在等待抽籤的時候,排長竟然把我叫出來說有長官要見我。這可就讓我有點莫名其妙了。我明明就不是有「高人」照顧的(如果有也不會來金門了),怎麼會有長官要見我呢?後來排長帶我到了一個小房間,我進去之後看到一個上校軍官坐在裡面。這個上校軍官自我介紹說他是319師的政戰主任(也就是師長、副師長之下的第三人)。他說某人很關心我(沒有告訴我「某人」是誰),所以請他來關心一下。他客套的問我最近過的好不好,我當然也很客套的跟他說我過得還不錯。就在他跟我寒暄了幾句準備打發我走的時候,我鼓起勇氣跟他說我希望能夠被選到師部的衛生連或是心理輔導中心。他笑笑的跟我說他會幫我想辦法,然後就打發我走了。

很顯然的這個關心我的「某人」的層級不太夠高,因為我既沒有被選到衛生連也沒有被選到心理輔導中心。不但如此,我還在抽籤的時候被擺了一道。

我回到連上之後很開心的以為自己會受到特別的照顧。在抽籤開始之前有一群軍官在前面詢問有沒有特殊專長的人。「數學系畢業的請舉手」,那些舉手的就被叫到前面把他們的名字記錄下來。「心理系畢業的請舉手」,只有一個。我於是走上前去跟那位要心理系畢業生的政戰官說我雖然不是心理系畢業的但是我曾經在學生心理諮商中心做過義工,於是他把我的名字也寫在他的名單上。

就在各種專業的人都舉完手之後,那位之前把我姓名寫在他的名單上的政戰官走過來跟我說由於師部的心理輔導中心只要一個兵,因此我跟另外一個人要抽籤決定誰被選上。我心想有50%的機會被選到心理輔導中心,於是心裡小小的高興了一下。

但是就在我們兩個人準備要抽籤的時候,突然有另外一個軍官走過來把那位心理輔導中心的政戰官叫過去。這一去就是好一陣子。等到這位政戰官回來之後,他把我叫到旁邊然後跟我說:因為「某種原因」(沒有人告訴我某種原因是什麼原因),我被認為不符合抽籤的資格,因此我不能參與心理輔導中心選兵的抽籤。我當下心理雖然很氣,但是我還是盡量心平氣和的問那位政戰官所謂的「某種原因」到底是什麼原因。他說他不能告訴我,但是事情就是這樣了。

我那時的第一個想法是那位心理系畢業的新兵一定是背後有比我更有力的「高人」在相助,所以我就這樣被摒棄了。雖然我當時覺得很不公平,但是我也不能做什麼。現在回想起來,軍中的心理輔導中心是政戰體系下的一個重要單位。政戰體系最講究的就是政治思想的忠貞。說不定當時被選上的心理系畢業生並沒有什麼高人相助,可能只是因為他是國民黨的黨員而我不是。這種在我看起來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在錙銖必較的政戰人員眼中說不定是決定誰被選上的關鍵。總之,這些都是我的猜想,我至今也不知道「某種原因」到底是哪種原因。

就這樣,我跟其他的新兵一起抽籤。我聽到很多人都說六營剛剛出基地。如果抽到六營,等到他們再次要下基地的時候我們也快要退伍了。準備退伍的老兵通常下基地沒有新兵這麼痛苦。相反的,當時準備下基地的是一營,所以大家都希望自己不要抽到一營。聽說下基地的新兵都會特別的慘-一方面是因為體能戰技不如人,所以會被狂操。再加上被老兵欺負以及被凹著作老兵不願意做的公差,那日子就更辛苦了。

結果我抽到的單位是步三營,一個沒有任何小道消息的單位。我的基層聯隊日子即將展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3 thoughts on “我的金門回憶(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