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用的筆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常常需要寫字。雖然過去20年來電腦逐漸的取代了紙筆的功能,但是有很多情況下我還是比較喜歡用寫的而不是直接打到電腦裡面。舉例來說,我這個人做筆記喜歡天馬行空的在筆記本上東寫一些、西寫一些,最後再用線條把彼此的關係圈連在一起。這種樣的的做筆記法要直接做在筆記型電腦上是有一定難度的。就因為要常常要寫字,因此我對於筆好不好用自然會比較挑剔。我試過很多不同的筆(我就不在這裡一一列出了),今天要介紹的是我個人認為兩支最好用的筆。

(備註:我住在美國,因此我這裡介紹的兩枝筆是在美國可以買到的筆。至於在別的國家能不能買到這兩支筆我不是很清楚。)

Uni-Ball Jetstream Retractable Ball Point Pens (0.7mm)

這支筆是我所有用過的筆裡面寫起來最平滑、阻力最小的筆。如果你喜歡用原子筆寫字的感覺,那這支筆絕對是你的上上選。這支筆用的墨水是經過改良的原子筆油性墨水,這種墨水跟紙的結合力很強,而且乾的速度很快、防水性高,也不會像簽字筆容易有墨水散開的問題。這支筆唯一可以被挑剔的地方就是它只有0.7mm和1.0mm兩種版本,對於喜歡用極細字筆的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這支筆寫出來的字太粗。我個人是覺得0.7mm寫出來的字剛剛好,不會太粗也不會太細。至於1.0mm寫出來就有點太粗了。

Pilot Precise V5 RT Retractable Rolling Ball Pens (0.5mm)

如果你喜歡用極細字的筆,那這支Pilot Precise V5 0.5mm是你的不二之選。這支筆寫起來的感覺跟上面的Uni-Ball Jetstream很不一樣。Uni-Ball Jetstream寫起來像是原子筆,Pilot Precise V5寫起來向是簽字筆。還有一點不同的是Uni-Ball Jetstream用的是油性墨水,因此乾的比較快、防水性比較好也比較不會暈開。跟其他我用過的筆比起來,這支Pilot Precise V5寫起來也非常的平滑,但是我個人還是覺得Uni-Ball Jetstream寫起來的感覺更好一些。當然,Pilot Precise V5勝過Uni-Ball Jetstream的地方是它有0.5mm極細字的版本而Uni-Ball Jetstream最細只有0.7mm。如果你是一個偏好極細字的筆或是你比較喜歡簽字筆寫起來的感覺,那這支筆不會讓你失望。

2019手錶收集近況更新(2019年1月)

2018年退場的手錶裡我提到在2018年進出我手上的手錶,仔細一看還真是不少。而2019年才過一個月我又賣了好幾支手錶,所以乾脆趁著這個機會把過去這個月賣掉的手錶清點一下。說實話,過去這個月賣掉的手錶每一支我都有一點捨不得,但是我又覺得我現有的手錶太多,因此只好強迫自己把幾隻錶賣了。以下:

Seiko SKX007 在去年的文章裡我提到在2018年我把Seiko的經典名錶基本上都過手了一次:從Cocktail Time, SARB035, Alpinist, SNZG13到SARG009。去年底我還在感恩節特價的時候買了一支Seiko Samurai Save the Ocean SRPC93,但是拿到手之後覺得我戴它的機會應該不多,所以後來又原封不動的把它退回去。

SKX007可以說是Seiko的潛水錶中經典的經典。它是Seiko被「認證」過的潛水錶中最便宜的一支,但是它的設計被大家公認是經典。而且很多收集手錶的人第一支收藏的機械錶就是這支SKX007或是它的姊妹款SKX009。

這支經典的SKX007在幾年之前就已經停產。停產之後它的價格也節節攀升從原本的美金100出頭漲到現在要美金200左右才買得到。我趁著eBay特價的時候買了一支來玩玩。我個人的感覺是它的造型的確很討喜,是很漂亮的一支錶。但是它用的機蕊是不能手動上鍊又不能停秒的7S26。我之前已經說過我越來越不能忍受不能停秒的手錶,所以這支手錶雖然好看,我還是決定把它賣了。這個價位的Seiko鋼錶帶的品質都很差,所以我買了一條Strapcode的鋼錶帶來配它,我個人是覺得很好看。後來賣錶的時候就把Strapcode的錶帶也一起賣了。

這支是我的手錶收藏中的最後一支Seiko。賣了這支之後我就沒有任何Seiko的手錶了。

Spinnaker Fleuss SP-5055-05 Spinnaker是一家主要生產時尚手錶(fashion watches)的公司。這樣的手錶公司在手錶玩家的社群中通常評價都不是很好。但是Spinnaker在過去一兩年推出了好幾款復古風格的機械錶,而這就是其中的一支。對於手錶歷史稍微有點認識的人都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支致敬錶,而致敬的對象是頂頂大名的Blancpain Fifty Fathoms。Blancpain Fifty Fathoms是西元1952年法國海軍的深海潛水特種隊(綽號Frogmen)邀請當時一家小家的錶廠Blancpain為他們設計生產的軍用潛水錶。由於這支潛水錶深受法國深海潛水特種隊的好評,後來其他國家的的特種部隊包括美國、以色列、德國、和西班牙都使用這支錶作為軍用配錶。Blancpain Fifty Fathoms就這樣成為了經典。Blancpain Fifty Fathoms是歷史上第一支裝配自動上鍊機蕊的潛水錶。很多人認為比Fifty Fathoms晚一年推出的勞力士水鬼在設計和防水技術上都有參考Blancpain Fifty Fathoms。

這支Spinnaker Fleuss我第一次看到是在Watchuseek上看到別人貼的照片。我對這支錶是一見鍾情,剛好那個時候Spinnaker的官網有七折的折扣,所以我當天就下單買了。拿到手之後我真的很喜歡它。對於一支美金$200左右的錶來說,它的品質真的很不錯又很漂亮。我當時的第一個感覺是這支錶我應該是永遠不會把它賣掉了。之後我斷斷續續的戴了它一年,我還是很喜歡它。這支錶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它配的是皮錶帶而不是鋼錶帶。皮錶帶沒有什麼不好,只是我個人比較喜歡戴鋼錶帶。至於最後為什麼會把它賣了,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覺得該把它賣了。這支錶在二手市場上蠻搶手的,我用比我當初買的時候稍微低一點的價錢賣給了一個本地的手錶玩家。

AVI-8 Flyboy AV-4048-03 AVI-8跟Spinnaker一樣是一家以生產時尚錶為主的公司。也像Spinnaker一樣,AVI-8在手錶玩家的圈子裡不是一個受到尊敬的公司。我會注意到這支錶是因為它雖然是一支航空錶但是它很有特色。這支錶用的機蕊是Miyota 8247,這個機蕊可以手動上鍊,但是不能停秒。停秒的功能對我來說很重要,但是除了這一點以外我對於這支錶沒有什麼其他抱怨的地方。

這支錶的定價是美金三百多,有一天我看到Massdrop上特價$99,所以我就手癢買了一支來玩玩。我本來想說戴個幾次再用一百多美金的價錢把它賣了。拿到手之後我覺得它很好看又很有特色,所以就把它留著了。等我開始清倉的時候我一直很猶豫要不要賣這支錶,後來覺得它不能停秒,所以決定把它賣了。沒想到這支錶沒什麼人氣,我登出之後一直乏人問津,而我一路降價降到美金七十幾塊才把它賣了。

Invicta 8926OB 這支錶也算是個經典。在手錶玩家的社群中,Invicta是個風評不太好的公司。之所以風評不好不是因為他們的錶做的不好,而是因為他們的行銷手段讓很多人詬病。Invicta的手錶定價都非常的高,但是你如果知道門路,你可以用一折到兩折的價錢買到他們的錶。我這裡所謂的門路是像Amazon這種一般人也可找到的銷售管道,不是什麼特殊的門路。於是,一些不知情的人可能在電視購物用五折的價錢買到Invicta的手錶然後覺得自己真是賺到了,但是其實同樣的手錶在Amazon上可以用再低50%的價錢買到。有些人覺得這種行銷手段是一種欺騙,但是也有人覺得Invicta又沒有強迫別人去買他們的手錶,你如果買貴了那是消費者自己的問題,不是Invicta的錯。總之,Invicta就是這樣一家公司。

在Invicta所推出的手錶中,8926OB是最被手錶玩家所接納的一支。這支手錶是勞力士黑水鬼的致敬錶。勞力士黑水鬼一支要價將近美金一萬,而且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這支Invicta 8926OB在Amazon上只要美金$90左右,所以Invicta可以理直氣壯的說這是窮人的黑水鬼。說實話,以一支$90的手錶來說,這支錶的品質真是沒話說:它用的機蕊是可以停秒又可以手動上鍊的Seiko NH35A。Seiko自己出產的手錶如果是用這個機蕊通常都要$200以上,甚至還有賣到$500的。總的來說,這是一支很不錯的beater。那我為什麼把它賣了呢?因為一個事件讓我不想再戴這支錶。

我前年回台灣的時候戴的就是這支錶。因為它便宜,所以我也不擔心弄壞或是弄丟。有一天我跟我老婆在台灣逛百貨公司,她在試穿衣服的時候我就在旁邊的Hamilton專櫃看手錶。我非常喜歡Hamilton的手錶,所以我就請Hamilton的銷售員拿了幾支Hamilton新出的手錶給我看看。就在我看錶的過程中,Hamilton的銷售員稱讚我手上的勞力士很好看,我只好很尷尬的跟他說這是Invicta 8926OB,不是勞力士黑水鬼。在經歷這個事件之後,我就儘量不戴致敬錶了。也因為這個原因,我決定把這支錶賣了。只是賣了之後我就需要再找一支beater,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找到一支合適的beater。

Nodus Trieste Nodus是一家位於加州的獨立錶廠,也就是所謂的microbrand。這家錶廠號稱他們的手錶都經過嚴格的調教,因此他們的準確度比起其他同等價位的錶來得高。當初我第一眼看到這支錶就覺得它的時針和分針的造型好特別。稍微研究一下就發現原來這個形狀的時針和分針也不是他們新發明的,而是Blancpain這家經典錶廠發明的。這篇文章前面才剛提到Spinnaker Fleuss是Blancpain Fifty Fathoms的致敬錶,而其實Nodus Trieste也是一支致敬錶,它致敬的對象是Blancpain Fifty Fathoms Bathyscaphe。如果你上網去查一下照片就會發現Nodus Trieste跟Blancpain Fifty Fathoms Bathyscaphe長的幾乎一模一樣。

有些人對致敬錶非常的感冒,覺得致敬錶是一種剽竊的行為。但是至少致敬錶是合法的,不像盜用別人品牌的假錶是不合法的。我個人對於致敬錶沒有偏好,但是也不完全厭惡。我盡量避免致敬錶,但是有的時候如果致敬錶真的做得很好我還是會考慮。這款Nodus Trieste拿到手上的時候第一印象很好,而且它的確走的很準。但是戴了幾次之後我就覺得它的時針和分針太細,而且它的小時刻度有一點太小,總之就是整個錶的比例看起來不是很好看。我知道我是在雞蛋裡挑骨頭,但是手錶看多了自然就會開始越來越挑剔。這支錶我把它登在Watchuseek的交易區,本來我很擔心會沒有人要買,不過還好幾天就賣掉了。

就這樣,我今年光是一個月就賣掉了五支手錶。我不僅把我所有的Seiko都賣了,甚至連所有裝載Seiko機蕊的手錶也都賣了。我目前剩下的手錶都是千挑萬選才留下的,之後應該不會再這樣大舉拍賣了。

2018年退場的手錶

從2012年買進我的第一支手錶Citizen Men’s CA0020-56E Eco-Drive Titanium Watch,到2015年開始收集手錶,過去這2-3年內我的手錶數量大增。大部分我手中的錶都屬於美金$300以下的平價錶,其中也有一些是從Aliexpress買來的大陸廉價錶。當初會買大陸的廉價錶只是因為我想要看看美金$20-$30可以買到什麼樣品質的機械錶。從2017年開始,我逐漸的把手上不戴的手錶逐一的賣掉。之前寫的這篇文章:手錶收集近況更新(2018 Update)裡面提到我2017年被我買進以及賣出的手錶。現在來更新一下2018年被我賣出的手錶:

Seiko SNZG13 Men’s Automatic Black Dial Stainless-Steel Bracelet Watch 首先是這支讓我又愛又恨的Seiko SNZG13。之前我已經寫過一篇文章介紹它,所以我就不再多說了。總之,我很喜歡這支錶,特別是它的夜光效果把其他同等價位的手錶都打趴在地上。但是它有些小地方又讓我恨得牙癢癢,其中最讓我受不了的就是那個不能手動上鍊又不能停秒的7S36機蕊。如果Seiko可以把它升級到4R36機蕊,我可能永遠都不會把它賣了。Anyhow,最後我還是下定決心把它賣了。雖然這是我戴了好一段時間的二手錶,但是我發現Seiko的手錶真的很好賣。我把它登出去沒多久就賣掉了。

Seiko SARB065 Cocktail Time 這支是綽號”Cocktail Time”的Seiko文錶。這支錶在手錶愛好者的社群裡面是一支經典,因此我也就趁著eBay上價錢不錯的時候買了一支來玩玩。買來之後發現它跟我之前的Orient Sun and Moon Watch有一樣的問題:作為一支搭配西裝的文錶,它的厚度太厚;但是作為一支休閒用的錶它又太正式。還有就是有些錶大家都說好,但是你買來之後發現你就是感覺不到它有什麼令人興奮的地方。對我來說,這支錶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沒錯,它很好看,但是我對它就是沒感覺。最後的結果就是永遠躺在抽屜裡沒有機會戴它。這支錶目前已經停產。雖然Seiko有發表類似的錶SRPB43,但是新錶的機蕊是屬於低一個等級的4R35。這支錶也是登出沒多久就賣了。

Seiko SNKK65 這支精工五號系列的手錶是我剛開始收集手錶的時候買的。當初買它的原因是因為它跟我過世的爺爺的手錶長得很像。我本來想要用它來紀念我過世的爺爺,但是我發現我戴它的機會不多。第一,以今天的標準來說它的錶徑太小(37mm)。第二,它的機蕊是不能停錶也不能手動上鍊的7S26。我個人是越來越不能忍受不能停錶的機蕊,所以就決定把它賣了,賣給本地的一個牧師。

Seiko SARB035 這支手錶和SARB033, SARB065同樣是手錶愛好者社群中的經典,也同樣是已經停產的錶。趁著Amazon在特價了時候買了一支。之所以買它只是因為想要看看它到底經典在哪裡。買來之後覺得也就不過是一支還不錯看的手錶,並沒有讓我太驚艷的地方。所以我連戴都沒有戴就把它賣了。這支倒是沒有我想像中的好賣,但是我還是有小賺一點。

Citizen Men’s NB0040-58A “The Signature Collection Grand Classic” Stainless Steel Automatic Watch 我有一段時間對於Citizen旗下的Miyota 9015機蕊非常有興趣。Miyota 9015是一個每秒震動8次的所謂「高頻」機蕊。在日本的錶廠中最大的兩家是大家耳熟能詳的Seiko和Citizen。Seiko在他們的中低價位機械錶裡用的都是每秒震動6次的所謂「低頻」機蕊。如果你要買到Seiko高頻機蕊的手錶,那至少要好幾千美金。Miyota 9015是日本中低價位機械錶裡面唯一的一個高頻機蕊,因此我決定買一支來玩玩。

雖然每秒震動八次和六次聽起來沒有差很多,但是我真的覺得Citizen的這支手錶的秒針在走的時候比Seiko的機械錶平順很多。這支錶其實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不管是機蕊、面盤、指針、到錶殼、錶帶都是一級貨。唯一有點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它的分針稍微短了一點,還有我不是特別喜歡它的時針的形狀。對於一支美金$600的手錶來說,它其實真的是物超所值。但是,就像交男女朋友不是光看外在條件。這支錶雖然從客觀條件上來說無可指謫,但是我就是覺得不對味,之所謂「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最後下定決心把它賣了,但是卻沒有人願意出個好價錢。還好有個人願意跟我交易,於是我用這支錶換來了下面的Seiko SARG009。

Seiko SARG009 這是一支停產好一陣子的手錶,市面上已經找不到新錶了。我之所以會注意到這支錶是因為我對於軍錶很有興趣,而這支錶很有軍錶的風格。再加上這支錶的阿拉伯數字有一些與眾不同的設計,這是我在別的手錶上從來沒有看過的。我曾經考慮過要買這支錶,但是因為市面上只有二手錶,而且二手錶賣的價錢比當初新錶賣的還貴,因此我就打消了主意。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要用這支錶跟我換我的 Citizen Men’s NB0040-58A,我當然是欣然同意啦!

拿到這支錶之後沒有我想像中的驚艷。雖然它的數字設計很特別,但是整體來說只是一支普普的錶。最大的問題是它的機蕊明顯的已經需要保養,每天至少慢1-2分鐘,這對我來說已經超出我可以接受的範圍。還好,這支錶在手錶愛好者的社群中真的很搶手,我登出沒多久就賣給了一個來自英國的買家。

Seiko SARB017 Alpinist 好啦!這是我名單上最後一支Seiko。基本上我今年把Seiko的經典款都過手了一遍,最後全部都賣了。Seiko SARB017 Alpinist是另外一支手錶玩家社群中的經典。Seiko在今年年初的時候宣布停產這支手錶。停產的消息一出來,這支手錶馬上從$300漲到$400。我趁著這支錶還是$300多的時候買了一支。看到之後覺得沒有像大家口中所說的那麼神,所以我出價$400把它賣了,算是小賺一筆。

Christopher Ward C1000 Typhoon Cockpit 這支錶是我今年最難取捨的一支錶。這是2017暑假Christopher Ward跳樓大拍賣的時候搶到的。Christopher Ward在2017年的時候決定更換公司的logo,因此舊logo的手錶就分批大拍賣。Christopher Ward的跳樓大拍賣折價在30%-50%之間,而且每次跳樓大拍賣的時候他們的網站都會因為不堪負荷而當機。說實話,Christopher Ward的手錶品質真的沒話說。就算是用原價買我也覺得是物超所值,更不用說特價的時候了。自從買了這支錶之後,我又買了另外兩支Christopher Ward的潛水錶。我喜歡這支錶的另外一點是我一直很喜歡有碼錶功能的手錶。但是機械式的碼錶非常的貴,而且聽說保養起來也比一般的機械錶貴很多。能在特價的時候搶到這支錶讓我非常的開心。

既然這支錶這麼好,那我為什麼又把它賣了呢?只有一個原因:因為它沒有秒針。我買機械錶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喜歡看它平順運轉的秒針。如果沒有秒針,那我不乾脆買一支石英錶就好了,還省得以後花大錢保養。就為了這一點,這支錶在戴了一年之後被我賣給了一個住在休士頓的買家。

Ball Engineer II Ohio 如果要說有哪一隻錶不賣可惜,賣了也可惜的,那大概就是這支了吧!Webb C. Ball是美國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一位鐘錶師傅。西元1891年1月19日在Kipton, Ohio發生了一起重大的火車對撞事故。事後調查發現出事的主要原因是其中一輛火車的駕駛員的手錶慢了四分鐘,因而導致兩輛原本應該錯開的火車同時面對面的走在同一條鐵軌上。這起事故之後,當時的鐵路局便聘請Mr. Ball來管制所有鐵路員工所使用的手錶。從此之後,只有經過Mr. Ball認證通過Official Railroad Standard的手錶才可以給鐵路員工使用。後來,Mr. Ball也開始出售以他名字為品牌的手錶,而Official Railroad Standard也成為這個品牌最有名的賣點。

Ball Watch就像很多當年有名的鐘錶公司,在1970年代受到石英錶的市場衝擊而開始走下坡。在1990年代Ball被一群香港的投資人買下來,並且把Ball的總部從美國搬到瑞士,因此今天的Ball被承認為瑞士錶,但是流著美國血統,幕後的大老闆卻是亞洲人。說這些並不是要貶低Ball的手錶品質。如果你在手錶社群裡面逛逛就會發現大家對於Ball的評價非常的高。我因緣際會的用很低的價錢買到兩支Ball Engineer II Ohio,我必須承認它的做工真的很不錯,也很漂亮。但是對我來說他有一點太正式,卻又不夠正式到可以戴在正式的場合。還有,我知道如果我把它賣了,我可以賺回一筆不小的收入。我把這兩支錶放在架子上放了很久,每隔幾天就把它拿出來看一下,因為我沒有辦法下定決心是要留還是賣。最後,我還是把兩支都賣了。

Helm Vanuatu Helm是一家小家的獨立錶廠,也就是所謂的微品牌(microbrand)。這支錶整個就是粗獷。當初之所以會買這支錶是因為看上它的時針和分針造型很特別,而且他的價錢很實惠($275)。買來之後我對於它的造型非常的滿意,組裝品質也沒有話說,唯一的問題就是稍微重了一點。但是戴了幾天之後我就發現它有一個大問題,那就是它的錶冠會卡到我的手腕。常常當我把手錶拿下來的時候就會看到手腕附近的皮膚被錶冠刮成紅色的一片。我本來想說多戴個幾天看會不會比較好,結果是越戴我的皮膚傷得越嚴重。好吧!既然是這樣,那就只好忍痛割愛了。

Rodina R005 Arabic White Dial Bauhaus Rodina是一個中國的路邊攤品牌,但是它用的是中國最大的錶廠「海鷗」所生產的機蕊。這支錶是一支所謂的「致敬錶」(homage),而致敬的對象是德國的NOMOS Tangente。基本上這支錶跟NOMOS Tangente除了錶面上的logo不一樣其他看起來是完全一樣的。NOMOS Tangente的價錢是Rodina R005的十倍,所以裡面用的機蕊自然不是同一個等級。

這支錶的設計風格是所謂的包浩斯學派(Bauhaus)。包浩斯是十九世紀初在德國成立的一所藝術學院。這所學校成立於西元1919年,而僅僅14之後遭到納粹政府的壓迫而關閉。雖然這所藝術學校只存在了14年,但是它們所領導的設計風格(如今稱為包浩斯學派) 卻對後代的藝術、設計、和建築有極大的影響。我想你們可以看得出來這支錶的設計風格很簡約,但是它有一種特別的美感。我很喜歡這支錶,但是不常戴,而且我越來越不喜歡戴homage,所以最後就把它賣了。

Glycine Airman GMT GL0064 Glycine據說以前是一家中高檔的瑞士錶廠。但是因為銷售不佳,公司瀕臨倒閉,還好另外一家錶廠Invicta把它收購了。Invicta本身是一家走低價路線的錶廠,因此很多人覺得如今的Glycine不再有當年的聲譽和地位。我在買這支錶之前從來沒有用過GMT(也就是有兩個時區)的手錶。這是我入手的第一支GMT錶,趁著eBay特價的時候買的。說實話,從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沒有很喜歡它。留著它的原因是我想要有一支GMT錶,但是我覺得它整體的質感比起同等價位的Hamilton或是Christopher Ward差很多。還有就是它的表耳(lug)的形狀很突出,我覺得戴在我的手上不是很好看。看我把它批評的一文不值,最後當然是被我賣了。

Vostok Amphibian Diver 120656/100652 這兩支俄國生產的潛水錶價格很便宜(大約美金$70左右),很多玩錶的玩家多少都有一兩支。其中第一支的錶盤上有一個潛水員,在國外的手錶社群中這支錶有一個綽號叫做Scuba Dude,如果翻成中文大概就是「潛水的老兄」。

如果你對俄國生產的東西有點瞭解,你大概會知道俄國的產品通常感覺很粗糙(這點跟日本產品完全相反),小細節不是很注重(不像德國人對小細節斤斤計較),用的材料也很差,但是該有的功能一項也不少,而且還有一些巧思。這支錶一拿到手上我就知道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但是我戴了它整整一個月,它竟然一個月下來差了不到五秒,這已經比勞力士還要準了。 Vostok生產的機蕊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它的錶冠拉出來的時候感覺好像是斷了一樣,因此第一次拿到Vostok手錶的人常常會以為他們的錶壞了。其實沒有壞,這是Vostok的一個別有巧思的防震設計。這支錶我戴了一個月,之後覺得沒什麼新鮮,所以就把它賣了。下面那支Vostok我只拿出來戴了幾秒鐘就賣了。根據我的買家的說法,他戴了我賣給他的Scuba Dude沒幾天它就壞了。對於俄國錶,我應該是再也不會買了。

Traska Freediver Traska是一家新成立的獨立錶廠。我是在Kickstarter這個群募平台上發現它的。我一看到這支錶就非常的喜歡,所以我很快的就在Kickstarter上資助它。如果你有參加過群募,你會知道群募的產品從集資結束到產品到你的手上通常要等好幾個月甚至半年到一年。就是在這段等待的時間我對這支錶的熱情慢慢的冷卻了。還有就是我進出手上的錶多了之後,我開始越來越在意我手上的錶如果有一天我不想要了會不會賣不出去。以我個人的經驗,大牌子的錶像是Seiko, Citizen, Hamilton等通常比較好賣;就算要在市場上放一段時間最後還是可以賣出去。但是小的獨立品牌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這些小的獨立品牌紅的時候很好賣,但是一旦熱潮退去之後就可能乏人問津。因為這個原因,我拿到這支錶之後根本連戴都沒有試戴就直接把它賣了。

Casio SGW100-1V 卡西歐的電子錶我想就不用多說了。這支錶是我修理東西、整理後院、打掃家裡和上健身房的時候戴的,正是我們所謂的beater。之所以把它賣了是因為我買了另外一支卡西歐G-Shock來當我的beater,所以這支錶留著沒什麼用,乾脆把它賣了。這支錶買的時候本來就不值幾個錢,賣了只小虧了幾塊錢。

最後一張照片是幾支拉哩拉雜的錶。最左邊的是我還沒開始收集手錶以前戴的Timex Expedition石英錶。 我對Timex的石英錶印象不是很好,因為它的機蕊聲音非常大聲,大到我把它放在抽屜裡面,抽屜關起來我還是可以聽到滴答滴答的聲音。中間三支是我在Aliexpress上撿來的便宜手錶,品質都很差。當初我之所以會買只是因為我想要看看中國生產的便宜手錶品質如何。看完之後覺得就是這樣,沒什麼好說的。

最右邊那支則是在Watchuweek上面紅了一段時間的Tevise潛水錶。這支錶當時在Gearbest上特價一支$15而且還免運費。你如果光看照片真的會覺得這是一支很漂亮的錶,而且又很便宜,還有很多人說它物超所值,所以我就買了一支來玩玩。結果我一拿到手上就後悔了:它的錶框是可以旋轉的,但是錶框非常的鬆,轉起來一點紮實感都沒有。錶帶是廢物就不用說了,這個價位的錶帶我也沒有什麼期待。最糟糕的是它的錶冠跟機蕊的銜接不是很好,因此在調時間的時候有的時候調得動有的時候調不動。所以我學到的教訓是買手錶光看照片是不準的。

這幾隻錶我都用很低的價錢賣出,倒是Tevise賣的比我當初買的價錢還高,而且跟我買的那個人還對它讚不絕口,看來Tevise的顏值真的不錯。

壞蘋果

放在這裡提醒自己:

每一個組織裡面都會有幾個壞蘋果,而越大的組織就可能會有越多的壞蘋果。所謂的壞蘋果可能工作效率低下又不改進的員工;也有可能是喜歡挑撥離間、製造糾紛的團隊成員。

身為一個領導或是管理者,切記不要因為想要根除壞蘋果而搞得其他人的日子很難過。如果因為對付壞蘋果而搞得大家日子都很難過,結果會是你的優秀員工一一離開。最後剩下的只有表現平平或是因為其他原因而走不了的員工。喔!當然,還有那些你想趕也趕不走的壞蘋果。

種族歧視

來美國20年,我接觸了很多關於種族議題的學術研究和討論。由於我的專業是教育,因此種族議題經常會出現在課堂上的討論以及學術研討會的議程中。舉例來說,我們領域的專業社團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Higher Education (ASHE) 今年的研討會主題Woke Academy就是一個以種族議題為中心的主題。雖然常常接觸種族議題,我個人其實沒有很多被種族歧視的經驗。上個禮拜的學術研討會卻讓我親身經歷了一遭。

話說2008年Barack Obama當上美國總統的時候,很多人以為種族歧視這個美國社會掙扎了兩百多年的議題總算可以退下檯面了。畢竟,黑人都已經當上美國總統了,種族歧視的問題還存在嗎?現在看來,當時的這些想法真是太單純太天真。自從Trump當上美國總統之後,白人至上主義者受到Trump直接和間接的鼓勵,現在美國各地不斷出現美國白人挑戰甚至挑釁種族平等的事件。這一切都突顯出「歧視」是人類天性的一部份,甚難根除。

幾年前,我跟我當年讀博士班時候的一個白人男性友人一起開始了一個研究計畫。這個研究計畫是我的主意,我的朋友Ashley幫我做了一些文獻調查並且幫我收集資料。我們兩個合作的很愉快,總算在今年我們把學術論文完成送到ASHE,也很幸運的被選上在今年的研討會發表。這篇文章的第一作者是我,第二作者是我的朋友。

當我們在準備誰要負責講哪個部分的時候,我們決定讓Ashley做開場以及文獻的部分,我則是負責研究方法以及結果和討論。之所以這麼分是因為研究方法以及結果有比較多統計的細節,Ashley怕他自己講不清楚。我當然是沒有問題,所以就這麼定案了。

研討會當天,我們的發表非常的順利,一切都按照我們規劃的進行。你也可以從上面的圖中清清楚楚的看到誰是第一作者、誰是第二作者。但是,令我納悶的是當我們發表結束之後,大家都向Ashley問問題而不是向我問問題。而且他們在問問題的時候都引述”Ashley and Daniel’s study.”這真的讓我很納悶:螢幕上明明就打著Daniel and Ashley’s study,為什麼你們卻自己把我白人朋友的名字放在前面,然後把我這個亞洲人的名字放在後面呢?我知道我的聽眾們不是故意的,但是這難道不是一種種族歧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