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手錶收集近況更新(2019年12月)(中)

續上篇:2019手錶收集近況更新(2019年12月)(上)

接下來的四支錶是所謂的微品牌(micro brand),通常都是一人公司的老闆自己設計的手錶,然後找中國的工廠幫他生產。文章最前面的這支NTH Azores是一個美國人Chris “Doc” Vail的自創品牌。Doc Vail在Watchuseek的論壇上非常的活躍,大家對他的手錶一般來說評價都很不錯。我當初第一眼看到這支手錶我就立刻愛上它的錶面設計。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個設計是拷貝自Eterna Kontiki,所以這支NTH Azores其實是一支致敬錶。我本來對致敬錶沒有太大的反感,但是我從去年開始越來越不想要接觸致敬錶。

我第一次在網路上見到這支錶的時候它已經賣到沒貨了。通常微品牌的手錶生產數量都很有限,而且常常是賣完一批就不再生產了。Doc Vail有時候會把他賣最好的手錶再增產幾批,但是Azores似乎不是賣的那麼好,所以並沒有增產。我好幾個月都一直在觀察二手錶的市場看看有沒有這支錶可以買。可惜的是二手市場上的NTH Azores不是錶況太差就是賣得太貴。結果有一天我在網路上遊蕩的時候竟然看到有一個網路商店有最後一支新的NTH Azores,於是我立刻下手把它買回家。

這支NTH Azores我三不五時就會戴一下。它很有特色也很好看,但是我發現它在二手市場上的價格一直下跌。Doc Vail的手錶在微品牌中算是中高價位的,因此我不是很願意看到它的市值一直下降。去年二月我們決定要搬家之後,我決定把我的手錶數量減到十支一下。我很猶豫是不是要把這支錶賣了。後來想想如果現在不賣以後只會更不值錢,所以就狠下心把它賣了。這支錶最後遠渡重洋賣給了一個英國的買家。

在手錶微品牌的世界裡NTH算是一個明星。Gavox跟NTH比起來名氣小很多。我當初之所以會知道這支Gavox Avidiver是因為我想要找一支內裝Miyota 9015機蕊的手錶,結果在網路上找來找去就找到這支錶。這支錶的定價不便宜,所以我雖然有興趣,但是並沒有愛到我願意用原價把它買下來。後來有一天我在逛eBay的時候看到有人用半價在拍賣這支錶,所以我就把它買來了。

這支Gavox Avidiver同時具備了潛水錶和航空錶的特色,是一支很特別的錶。我還蠻喜歡這支錶的,但是它有兩個地方讓我小小的不舒服。第一是它有點大。它的表徑43mm,但是戴起來似乎有44-45mm的感覺。第二個讓我不喜歡的地方是它的錶冠很小又是旋鈕式的,因此調時間的時候非常不方便。基於這兩個原因,我沒想太多就把它賣了。至於賣了什麼價錢我已經沒有印象了,但是應該是賣的比我當初買的價錢還要高一些。

接下來這支是Ginault Ocean Rover 181270GSLID。Ginault(中文翻譯做吉諾)是一家非常有爭議的微品牌。Ginault號稱他們的手錶大部分的零件都是在美國生產的,除了機蕊的幾個關鍵零件是跟國外的零件廠買的。如果你對手錶這個行業稍微有點瞭解你會知道美國的製錶工業早在30年前就已經被轉移到別的國家去了。美國目前有能力自己生產機蕊的手錶公司不用一隻手就可以數得完,而且這些自產機蕊的手錶賣的都是天價。今天突然有一個微品牌跳出來說他們的機蕊和錶殼都是在美國生產的,而且一支只要美金$1000,那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還更不可思議的是當你拿到Ginault的手錶的時候會發現它真的做工非常的精細,錶盤拋光拋得非常漂亮。以美國人的薪資要生產這種品質的手錶成本絕對不只一千美金。照理說這支錶應該可以賣到美金$5,000以上,但是為什麼它只賣$1,000呢?

為了解決我心中的這個疑問,我在網路上跟Ginault的業務代表John聊了很多次。John很熱心的回答我各樣的問題,但是對於Ginault如何在美國生產還可以把成本壓得這麼低,我還是沒有得到一個滿意的答案。後來我看到網路上有人$800出售他的Ginault Ocean Rover 181270GSLID,我就出價把它買下來了。手錶拿到手之後真的很讓我驚艷,唯一的問題是它的錶背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刮到我手腕的皮膚,所以我戴了之後手腕就一直破皮。但是因為這支錶真的太好看,所以我雖然戴起來不舒服我還是沒有把它賣掉的打算。

對了,如果你不知道的話,這支Ginault Ocean Rover是勞力士的致敬錶。很多人買這支錶就是因為它像勞力士,甚至連錶的大小和金屬錶帶的設計都和勞力士完全一模一樣。我對勞力士沒有什麼迷戀,所以我不是很在意它有多像勞力士。但是,在2019年七月的時候有人在網路上爆料Ginault背後的老闆其實是美裔的台灣人,同時也是在生產勞力士假錶的領域中鼎鼎大名的TC。爆料的全文可以在這裡找到:https://lexic.co/deepdweller/exposing-ginaults-illegal-past-tsung-chi-and-thomas-caddell

這個爆料Ginault的人真的做了非常詳盡又仔細的研究,讀完之後真的很難不相信Ginault就是TC。而且根據我跟John聊天的一些蛛絲馬跡,我推測John應該跟Ginault和TC都是同一個人。

知道Ginault跟生產假錶的TC是同一個人之後我就再也不想要碰Ginault的錶了。我對於致敬錶雖然不是很喜歡,但是還沒有到厭惡的地步。對於假錶(就是錶盤上打著Rolex但是不是Rolex的手錶)我是完全不能接受。我不想要跟生產假錶的人有任何的瓜葛,所以我沒多想就把手上這支Ginault賣了,而且我再也不會買Ginault的手錶。

最後一支微品牌手錶是Smiths Everest PRS-25。這也是一支勞力士的致敬錶,致敬的對象是Rolex Explorer。但是這支Smiths這個手錶品牌有個很有趣的背景。Rolex Explorer之所以有名是因為第一位成功攀登聖母峰的探險家Sir Edmund Hillary在1953年攻頂的時候戴的是一支Rolex Oyster Perpetual。勞力士後來根據這支Oyster Perpetual設計出新的Rolex Explorer。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Sir Edmund Hillary當時身上還有另外一支錶,這支錶來自一個小的錶廠:Smiths。

Smiths這家錶廠在1940到1970年代生產了多款軍用手錶,後來受到石英錶的衝擊而在70年代宣布倒閉。多年之後,一位英國的愛錶人Eddie Platts買下了Smiths的商標,然後重新用Smiths的品牌名稱開始生產手錶。

Smiths的手錶在玩錶人士中頗受好評。我因為沒有所謂的野戰錶(field watch),所以決定買一支Smiths Everest來戴戴看。Smiths的手錶不是你想買就能買。由於Eddie Platts經營的是一人公司,因此他每個禮拜只有在倫敦時間週二一早開放他的網路商店。而且Eddie的網路商店一旦賣出50支手錶就關店。如果你沒買到,對不起,下週請早。真是非常有個性的老闆。

這支Smiths Everest PRS-25 40mm很好戴,但是它有幾個地方讓我不是很喜歡。首先是它的金屬錶帶的扣環又厚又大,我個人覺得不好看。其次是它的lug to lug感覺很長,我也不是很喜歡。最後是它的指針三根都有點短,因此比例上有點怪。

照理說這支手錶有這麼多缺點我應該早就把它賣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每次戴這支錶就會不想把它拿下來,所以我其實蠻常戴這支錶的。最後,為了把手錶數降到10支以下,我還是忍痛把它賣了。不幸的是我把它賣給了一個很機車的買家,他收到錶之後跟我說手錶狀況跟我描述的不符。本來我是打算叫他把手錶寄回來給我,後來我退了$40給他,算是花錢消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